您的位置:金沙网站 > 权威表态 > 封死伊朗石油出口,受伤的不止是伊朗还有美国

封死伊朗石油出口,受伤的不止是伊朗还有美国

发布时间:2019-07-18 23:13编辑:权威表态浏览(169)

    图片 1

    5月 14日,美国选择以色列“国庆日”亦即巴勒斯坦的“受难日”,高调举行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开馆仪式。在叙利亚问题上,以色列和伊朗的冲突不断升级,沙特、以色列、土耳其等地区力量加大对叙利亚危机的介入,都与美国的政策刺激效应密切相关,进而使叙利亚冲突不断升级,一度出现的政治解决希望更加渺茫。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消极影响更加严重,不仅造成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受到严重破坏,而且导致伊朗与沙特、以色列的对峙乃至冲突不断升级,美国与伊朗的对抗再度加深,伊朗继续孤立于国际体系之外等多重消极后果。

    霍尔木兹海峡,一名安全人员注视着石油码头。视觉中国 资料

    美国;巴以;伊朗;巴勒斯坦;冲突;耶路撒冷;伊核;升级;国际社会;伊核协议

      进入7月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制裁进一步升级。

    一个月来,美国先后三次在本已混乱不堪的中东采取招致国际社会强烈反对的霸权行径。4月14日,在缺乏联合国授权情况下,美英法以化武危机为由对叙利亚进行狂轰滥炸;5月8日,美国不顾包括欧洲盟友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率性退出伊核问题各方经十余年谈判达成的伊核协议;5月14日,美国选择以色列“国庆日”亦即巴勒斯坦的“受难日”,高调举行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开馆仪式。一连串的单边主义霸权行径,不仅使美国成为国际舆论声讨的对象,更使支离破碎、风雨飘摇的中东地区格局乱上加乱。

      近日,美国宣布世界各国企业应在11月4日断绝与伊朗的经贸往来,否则将遭到美国的制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7月2日报道说,特朗普政府正考虑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定性为外国恐怖组织,作为向伊朗施压的一种手段。

    美轰炸叙利亚、撤出伊核协议、迁馆耶路撒冷三大逆世界潮流而动的独断之举,使叙利亚危机、伊核协议、巴以冲突三大新老热点问题持续升温,进而使中东地区的热战风险持续上升。

      今年四五月间,特朗普连续轰炸叙利亚(4月14日)、退出伊核协议(5月8日)、迁馆耶路撒冷(5月14日)的三大举措虽各有侧重,但其共性是遏制伊朗、巩固美国与以色列和沙特的盟友关系。5月21日,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发表演讲时明确了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对伊新战略——美国将对伊朗推出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直到伊朗永远失去拥有核武器的能力。伊朗想要美国解除经济制裁,必须完成美国提出的12项新要求,包括停止发展弹道导弹技术;停止支持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从叙利亚撤出一切受伊朗指挥的军队;停止干预伊拉克内政;停止对也门胡塞武装的支持;停止对沙特和以色列等周边地区国家的威胁;永久性关闭核设施并且无条件接受国际机构检查等。

    在叙利亚问题上,以色列和伊朗的冲突不断升级,沙特、以色列、土耳其等地区力量加大对叙利亚危机的介入,都与美国的政策刺激效应密切相关,进而使叙利亚冲突不断升级,一度出现的政治解决希望更加渺茫。

      如今,美国又祭出将使伊朗的石油出口“清零”的手段,希望迫使伊朗屈服,有媒体甚至认为特朗普的最终目标是更迭伊朗政权。特朗普步步紧逼的伊朗政策不仅涉及美伊关系和伊朗国内局势,而且也将对中东地区形势和世界秩序产生十分消极的影响。

    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消极影响更加严重,不仅造成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受到严重破坏,而且导致伊朗与沙特、以色列的对峙乃至冲突不断升级,美国与伊朗的对抗再度加深,伊朗继续孤立于国际体系之外等多重消极后果。更为严重的是,美国持续向伊朗施压,如果把伊朗逼上“拥核”的不归路,也必将加剧中东乃至世界范围内的核扩散风险。

      伊朗动荡加剧,伊核协议危机重重

    在巴以问题上,特朗普执意把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并选择巴勒斯坦的“受难日”举行迁馆仪式,这无疑是对巴勒斯坦和阿拉伯民族的羞辱,此等不义的霸道之举已经酿成加沙地区巴以冲突不断升级和近6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数千人受伤的惨剧。巴勒斯坦的“石头抗议”很可能导致继1987年、2000年之后的第三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如哈马斯采取暴力反抗行为,以色列必将采取军事报复行动,甚至会酿成类似2009年和2014年加沙战争的大规模冲突。尽管特朗普也在压制以色列撤出东耶路撒冷的犹太定居点,并计划把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建国方案强加给巴勒斯坦,但美国的迁馆仪式导致该强制性方案难以为巴方所接受,巴方和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也无法接受美国作为巴以和平调停者的身份。美国的单边霸道行径、巴方抗议浪潮尤其是哈马斯的抵制、以色列毫不手软的镇压,很有可能导致巴以和平进程的覆灭和巴以冲突的不断升级和长期化,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东和平进程也有可能彻底走向死亡。

      美国日前给世界各国企业发出最后通牒,力图以此封死伊朗石油出口的命脉,通过使石油收入锐减甚至“清零”加剧伊朗本已十分严重的经济与社会危机,以此弱化伊朗政权的合法性,促使伊朗内部生变。伴随特朗普上台后不断加紧对伊朗的制裁,进入2018年以来伊朗宏观经济环境不断恶化,货币贬值严重,并多次发生程度不等的民众抗议和游行示威。

    美国近期在中东接二连三的倒行逆施也刺激了地区力量的重组,加剧了中东地区格局的动荡。

      从美国不断游说盟国的效果和在伊朗有投资的企业的反应来看,尽管美国能否在今年11月使伊朗石油出口“清零”尚不可知,但伊朗石油收入锐减将是无法避免的事实。日前,伊朗总统鲁哈尼尽管对美国予以言辞强硬的谴责,但伊朗政府大幅减少进口物资种类、收紧外汇兑换等做法已呈现伊朗准备重回长期遭受制裁下的“抵抗经济”的迹象。当然,最值得关注的是伊朗国内经济与社会危机向政治危机传导的程度,即伊朗是否会因陷入严重危机而引发“革命”并导致政体更迭。

    首先,伊朗和沙特的全方位对抗更趋强烈。中东变局以来,沙特和伊朗在巴林、叙利亚、也门、伊拉克、卡塔尔、黎巴嫩等多个热点问题上持续角力,代理人冲突不断升级,美退出伊核、遏制伊朗和激化巴以冲突的做法,将为伊朗充当巴勒斯坦利益代言人进行地区动员提供机遇,强化双方在巴以问题上的角逐,进一步扩大和固化双方的全面对抗。

      就伊朗伊斯兰革命近四十年的历史来看,尽管伊朗政体的压力会空前增强,但伊朗国内的团结也会因美国霸权的压力而增强,并同仇敌忾地抵抗美国。因此,短期内伊朗政权崩溃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但宗教领袖与总统关系、宗教领袖的继承问题、保守派是否卷土重来都是未来伊朗政治发展的隐患,值得高度关注。

    其次,地区力量分化组合加快,阿拉伯世界的分裂进一步加剧。在美国的刺激下,基于对抗伊朗的共同利益,沙特和以色列在持续走近;阿拉伯国家基于对伊朗政策分歧、在巴以问题上温和派与激进派的阵营分化,将进一步加剧阿拉伯世界的分裂,而整个阿拉伯世界在巴以问题上的无所作为也是其进一步衰落的信号。此外,除伊朗外,土耳其也高调反对美国的巴以政策,进而出现伊朗、土耳其两个非阿拉伯地区大国积极在巴以问题上发力的现象,这不仅是阿拉伯世界的悲剧,同时也将导致巴以问题的复杂化。如果伊朗、土耳其选择加大支持哈马斯组织的政策,而阿拉伯国家继续支持阿巴斯领导的巴民族权力机构,围绕巴勒斯坦的力量组合将更加复杂,甚至不排除两大阵营撕扯巴勒斯坦,加剧其内部分裂的可能。

      美国日前加紧对伊朗制裁并通过恩威并举迫使伊朗的经贸“朋友圈”瓦解,其重要目标之一是通过外围的迂回策略震慑、分化直至瓦解目前仍在挽救伊核协议的其他各方,造成伊核协议名存实亡的现实。就欧洲企业的反应来看,即使欧盟大国力图挽救伊核协议,但从利益出发的企业只能选择趋利避害。因此,伊核协议的存续无疑面临着更加严重的危机。更进一步说,倘使伊核协议对于伊朗仅剩下毫无意义的一纸空文,伊朗必将选择退出伊核协议,并走上重启铀浓缩的不归路。

    再次,短期内俄罗斯在中东面临的压力上升,但也不排除利用美国创造的混乱局面,巩固俄土伊联盟的可能。美国近期政策固然使俄在叙利亚、伊核等问题上面临不小压力,但美国遏制伊朗的压力陡增使伊朗对俄战略倚重加大,美国巴以政策再度加深美土矛盾,阿拉伯世界持续分化,这些都有利于俄抓住机遇巩固俄土伊联盟。近年来俄罗斯重返中东的态势也表明,俄不会任由美蚕食其战略利益。

      俄、土受考验,地区热战风险上升

    此外,美国在中东的一系列不义之举,必将刺激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反美主义的高涨,加之美国政策失当导致的地区混乱加剧,都将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加以利用并进行动员提供口实。在巴以冲突升级后,“基地”组织已经发出了对美国和以色列进行报复的“讨伐令”,而余孽未消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也必将利用中东的动荡浑水摸鱼。

      美国加紧遏制伊朗的政策是对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准联盟”关系的考验。特朗普的政策目标之一就是考验俄罗斯、土耳其能否在伊朗生死存亡之际“拔刀相助”。

    总之,美国的倒行逆施可谓有百害而无一利,地区热战风险上升、地区格局支离破碎、极端主义借势反弹,都是特朗普中东政策的直接或潜在恶果,美国及其盟友必将为此付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惨重代价,这也是美国长期干涉中东事务的历史教训。

      从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准联盟”的实质看,其合作的空间主要在于叙利亚问题,俄土恐怕都没有意愿和能力对抗美国,特朗普对伊朗釜底抽薪的阴损策略很可能使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准联盟”瓦解,当然美国的妥协是在叙利亚保证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利益。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

      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背水一战的伊朗不排除在叙利亚危机、也门战乱、巴以冲突、黎巴嫩和伊拉克政局等地区热点问题上给美国、沙特和以色列制造更多的麻烦。因此,在上述问题上,美国压制伊朗的政策目标与政策结果之间很可能存在严重悖论,美国的目标是通过制裁压迫伊朗全面在地区热点问题上收缩,但如果用力过猛反而会适得其反,迫使伊朗利用黎巴嫩真主党、哈马斯等力量生事,进而导致热点问题升温。在此背景下,以色列、沙特与伊朗迎头相撞的可能加大,进而导致地区热战的风险上升。

    作者简介

      把伊朗逼到死胡同或催生反美阵线

    姓名:刘中民 工作单位:

      美国霸道地为世界各国设置与伊朗经贸合作的“最后通牒”,是彻头彻尾的霸权主义单边行径。伊核协议作为具有国际合法性的制度性安排,即使存在问题也应通过相关各方协商解决,而不应单边任性决定其存亡。

      鉴于美国金融霸权的余威尚在,不排除伊朗经贸合作伙伴尤其是企业纷纷做出“趋利避害”的选择。但从长远来看,世界各国将日趋选择规避美国金融霸权限制的选择,并最终弱化直至瓦解美国的金融霸权。美国在国际制度领域的信誉和权威也将继续流散直至丧失殆尽。

      而一旦因美国把伊朗逼到死胡同,迫使伊朗采取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极端行为,美国也必将成为国际能源市场和整个世界经济动荡的罪魁祸首,并遭到全世界的谴责。从这种意义上说,美国对伊朗的霸权政策也是考验世界秩序正义性的试金石,加之美国对世界主要经济体大打贸易战,是否由此孵化出世界范围内的反美、反霸权统一战线,也是值得高度关注的问题。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教授)

    本文由金沙网站发布于权威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封死伊朗石油出口,受伤的不止是伊朗还有美国

    关键词: 金沙网站 祸乱 中东 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