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网站 > 权威表态 > 卡瓦诺成为大法官影响美社会未来几十年

卡瓦诺成为大法官影响美社会未来几十年

发布时间:2019-10-11 19:43编辑:权威表态浏览(151)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Kennedy)6月突然宣布退休后,美国政治中司法分支的天平或将发生倾斜。由于最高法院的各项裁决可能对美国社会造成深远影响,新任大法官的提名被不少保守派视为机会,但也引起了许多自由派的担忧。

    美国国会参议院10月6日星期六以50比48票确认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这是美国共和党和特朗普总统的胜利。    卡瓦诺成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投票基本上以党划线。苏珊·柯林斯是没有投赞成票的共和党籍参议员,乔·曼钦是唯一投赞成票的民主党参议员。  辩论双方都认为,这一任命对美国最高法院和美国有重要影响。  投票之前针对卡瓦诺的性侵指控以及对他的个人品格质疑,成为美国几个星期来的热门争议话题。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有权在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出现空缺时提名新人选。但新人选须经参议院下设的司法委员会通过听证会的形式,就其背景、司法从业经历和政策立场等进行审查,审查通过后还须经参议院全体会议进行投票表决,最终达到简单多数后,提名即获通过。  依据美国宪法第三条规定,最高法院与下级法院之法官忠于职守者皆受保障,按期领受俸金,继续服务期中并不得减少之。这意味着,最高法院大法官一旦经任命后,除非其去世、辞职、自愿退休或遭到众议院弹劾及参议院定罪才会被撤销职务,否则属于终身职务。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政府中的司法部门,在美国“三权分立、相互监督”的政治系统中,主掌对美国法律的解释权,负责对《宪法》、联邦法律及地方法律的内容做出解释。最高法院的主要职责是守护《宪法》的原则不被更改或错解,以保护美国的立国之本和传统价值恒久不变。具体做法体现在最高法院需确保联邦或地方法院对案件的裁决,不能违背《宪法》的原则和条款。换言之,最高法院是守护美国《宪法》“不变质”的最后一道防线。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拥有最高司法权,在美国政体中起着特殊且重要的作用,该法院自美国1865年内战结束后一直由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大法官组成。这9名大法官权力范围广,可以判定总统行政行为和国会通过的联邦法律、各州法律是否违反美国宪法等。联邦最高法院在审理案件时,一般采取9位大法官通过简单多数的投票方式决定,裁决结果将成为终审判决。  虽然大法官不属任何党派,但他们还是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和政治倾向,因此大法官也可以分为保守和自由两派。此前美国9名大法官中有4名保守派、4名自由派和1名中立派,因此这名中立派的判决通常能起到决定性作用。而现在这名82岁的中立派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宣布退休,他离任后目前剩下八名法官,当中一半由属民主党的总统任命,一半由属共和党任命,因此,空出来的大法官关键位置自然是共和党和民主党都非常想要争取的。  今年7月初,特朗普提名保守派的卡瓦诺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特朗普表示:“卡瓦诺法官有着无懈可击的履历。没有人比他更能胜任这个职位。”  卡瓦诺今年53岁,出生在华盛顿,在马里兰附近长大,他的母亲曾是马里兰州巡回法院法官。他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持有美国历史的荣誉学位,先后为两名联邦法官以及刚宣布退休的肯尼迪担任过助理,现在是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卡瓦诺曾协助撰写详细记录对时任总统克林顿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性丑闻等事件调查结果的《斯塔尔报告》,并建议克林顿应被弹劾。卡瓦诺反对激进的堕胎主张,并支持公民持枪。  总之,卡瓦诺被认为是一名资深的保守派法官,和共和党关系密切。而总统特朗普是共和党人,因此提名了保守派的卡瓦诺。由于大法官的任命都是终身制,因此,卡瓦诺获得任命当上大法官,那最高法院的保守派与自由派法官的比例就变成了5:4,最高法院内被视为保守派的法官将占优势,未来最高法院在各种议题的判决上都可能偏向保守派,而这个情况将会影响美国社会未来几十年。

    图片 1

    布雷特·卡瓦诺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7月9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此后,美国国会将需要确认提名。

      如果卡瓦诺的提名得到确认,他将取代肯尼迪,成为美国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之一。肯尼迪曾是法院中的“摇摆票”,在包括堕胎、同性恋权益等重大裁决上起到重要作用,而保守派出身的卡瓦诺则有可能使最高法院的“向右转”成为长期趋势。

      “无可挑剔”的保守派学霸

      “我会挑选一名有着无可挑剔的资历、智慧过人、判断公正、深深尊重美国法律和宪法的人选。”特朗普在宣布选择大法官提名人选时曾如是表态。

      尽管卡瓦诺的提名引起了一些自由派的抗议,但他确实有着丰富资历,受到业内好评。现年53岁的卡瓦诺本科与法学院都毕业于耶鲁大学,在小布什时期曾在白宫任职5年,自2006年5月起在华盛顿特区巡回法院担任法官。此外,他还曾在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乔治城大学法学院任教。

      特朗普宣布提名后,耶鲁大学法学院在网站上发表了多名教授对卡瓦诺的赞誉。该院法学教授格鲁克(Abbe Gluck)表示,政治因素深深伤害了最高法院的提名过程,但卡瓦诺是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在法律解释和联邦法院等方面是一个主要的思想者和作者,同时也是一名无以伦比的导师,挑选了来自各种背景、持有不同观点的助手,也是一名相信法治、思想公正的法理学家。他谦虚、友好、非常在乎联邦法院。”

      曾在耶鲁教过的法学教授阿玛尔(Akhil Reed Amar)则于9日在《纽约时报》撰文称,尽管自己曾强烈支持前国务卿希拉里当选总统,也支持前总统奥巴马曾经提名的大法官人选,但确实“很难找到法律资历和卡瓦诺法官一样强的人选”。他还表示,卡瓦诺愿意阅读、学习各种政治背景的学者所写的著作。

      然而,卡瓦诺的保守派背景也毋庸置疑。作为天主教徒,他高中毕业于耶稣会开设的乔治城预备学校,与特朗普此前提名的另一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萨奇(Neil Gorsuch)是校友。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卡瓦纳在职业生涯早期就浸入了华盛顿的“共和党政治与党派战争”之中。他曾在独立检察官肯尼思·斯塔尔(Kenneth Starr)手下担任律师,调查了时任总统克林顿的白宫副法律顾问文森特·福斯特(Vincent Foster)之死案,并参与克林顿性丑闻调查,提出了弹劾克林顿的理由。

      此后,他在小布什时期的白宫任职五年,先是在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再是作为幕僚秘书。他的妻子则曾任小布什的私人秘书。

      在被小布什提名为华盛顿特区巡回法官时,民主党人曾因他为斯塔尔的工作和在白宫的职务阻挠确认程序。在被提名的3年后,他才被确认加入了巡回法院。

      在堕胎、持枪等问题上趋向共和党

      卡瓦纳可能填补的空缺之所以争议重重,是因为即将退休的大法官肯尼迪曾作为“摇摆票”对多项重要问题做出有利于自由派的裁决。

      在2015年的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中,肯尼迪支持同性伴侣在美国全国拥有结婚的宪法权利。法官投票的结果为5比4,投出关键一票的肯尼迪执笔主要意见书,称美国宪法应给予同性伴侣平等权利。

      在1992年的计划生育组织诉凯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肯尼迪在5比4的投票中支持女性堕胎权,并联合撰写了主要意见书,引起了保守派的激烈批评。

      不过,由前总统里根提名上任的肯尼迪并非完全支持自由派主张,有时也将“摇摆票”投向右边,包括支持特朗普对部分国家的旅行禁令,反对联邦法律限制企业、工会和富豪政治捐款,支持持枪权等。

      与之相比,卡瓦纳的观点则更偏向保守。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在堕胎问题上,卡瓦纳从未直接反对过1973年承认女性堕胎权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但在2017年华盛顿巡回法院的一次裁决中,他曾反对一名被拘的非法移民少女寻求堕胎,称政府应该保护胎儿生命和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不应协助堕胎行为。

      他在同性恋婚姻问题上也没有公开发声,不过他对宗教自由表示支持。在关于宗教组织抗议奥巴马医保要求覆盖避孕措施的起诉中,卡瓦纳也曾援引最高法院支持营利性企业宗教自由的裁决说,法律不应要求宗教组织采取违背其信仰的举动。

      在持枪问题上,卡瓦纳也曾反对在华盛顿特区禁止半自动步枪,认为大部分手枪都受宪法保护,过去从未被禁止,通常由“遵纪守法的公民”使用。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卡瓦纳是一名“原旨主义者”(originalist),即根据美国宪法的原意和原文来解读宪法,而不是进行一定的调整。然而,也有法律学者指出,卡瓦纳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寻找最好的法律工具,而不是虔诚遵循原旨主义。他在环境问题等方面就曾做出过不同的裁决。

      希拉里转发“制止 卡瓦纳 ”视频

      除了在社会议题上的观点,另一项引人关注的是卡瓦纳在特朗普“通俄”调查中可能采取的立场,因为最高法院也有可能需要就“通俄门”及弹劾特朗普做出裁决。此前,卡瓦纳在2009年出版的一本法律期刊上写道,国会应考虑通过法律使在任总统免于刑事起诉和调查,包括使其免受刑事检察官的问询。不过,他也写道,如果总统做了极其卑劣的行为,那可以启动弹劾程序。

      特朗普宣布大法官提名人选后,许多民主党人立刻表示反对。参议员少数党领袖舒默发表声明说,将“竭尽全力”反对卡瓦纳的提名。曾参加2016年大选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在推特上称,卡瓦纳上任将在未来几十年中深深损害工人与女性权益以及投票权,必须“尽己所能”制止他。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的对手希拉里则在推特上转发了“制止卡瓦纳”(#Stop Kavanaugh)账号发布的视频,该账号已制作网页,称卡瓦纳反对堕胎和医保,呼吁人们致电各州参议员抗议。

      据CNN报道,白宫希望参议院能在11月中期选举前尽可能快地确认卡瓦纳的提名,因为中期选举可能减小共和党目前的优势。

      由于共和党目前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卡瓦纳只需得到所有共和党选票就能顺利上任。但来自缅因州和阿拉斯加州的两名温和派共和党参议员因支持堕胎权,可能会发生摇摆。另一方面,三名来自“红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可能会迫于当地压力,投票支持卡瓦纳。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没有任期限制,因此人员的更换往往意味着较长时期的立场变化。此前,特朗普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在2017年顺利获得确认,进入最高法院,被保守派视为重大胜利。而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二年,他又得以提名第二个人选。

      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他现任大法官中,偏向自由派的鲁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今年85岁,已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四年迈的大法官。同样偏向自由派的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今年79岁,距离大法官平均退休年龄80岁还差一年时间。如果他们中的一人在特朗普任期内退休,那特朗普还有可能得到第三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

    本文由金沙网站发布于权威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卡瓦诺成为大法官影响美社会未来几十年

    关键词: 金沙网站 未来 大法官 社会